公司新闻
 
小学生发电脑字体:计划出书稿以便永久流传下去(组图)
 

  整整两个月时间,每天写五六张,每张一百多字,粗笔细笔各一套,共计13526个字,对一个9岁孩子,不得不说是一项浩大工程。昨天11:40,叶先生来电:有个四年级小学生出了一套电脑字体,报社排版可以用到。这个学生是我儿子,字体已经做好了。我儿子在余杭崇贤小学读书,在我的支持下,利用暑假写出了一套字体,由我录入电脑,今天就要向全国发布。

  记者罗传达核实报道:叶先生全名叶根友,40岁,浙江景宁人,百度百科介绍是“叶根友字体系列创始人”。儿子叶利航,9岁,在崇贤小学读4年级。昨天中午,我在学校见到他们。

  父子俩都很文静,叶根友戴着眼镜,留了些胡子,儿子叶利航总是半低着头,有些害羞。

  “孩子不容易的,一套字体有6763个汉字。”叶根友说,这些字,儿子写了两个版本,花了整整两个月。

  叶根友说,这6763个字包含了国家标准GB2312体系的所有汉字,当然也有更大的体系,但GB2312已经满足了报纸排版,几乎囊括了生活方方面面的需要了。

  “一开始还肯写,写了2000多个字,就不肯写了,我跟他说,写好了我带你去北京、西安玩,于是儿子又肯写了。”

  在叶根友家,我看到了小朋友写的字,一沓一沓的,每页120个,一共57页,放在两套盒子里。

  叶根友的办公室在城北一幢简陋楼房里,他跟我讲了自己是怎么走上书法这条路的。

  16岁,他弃学跑到景宁县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合租室友帮忙找的苦力活,在酷夏挑一百多斤重的水泥桶。第二份工作是搬石头。后来又辗转做过31种职业:拉板车、洗碗工、搬运工、修自行车等等。

  有时躺在公园石凳上睡觉,蚊子扰得无法入眠,他索性就起来,拿一根树枝,在地上练字。工作之余几乎所有时间,他都用来写字。

  工友夸他字写得好,以后说不定能靠写字挣钱。他说一开始并没当回事,直到后来,在街上遇见了一个流浪汉后才恍然开悟。(他下面说的这个故事听起来很像流行已久的“心灵鸡汤”)

  失去双脚的流浪汉在街头卖字,用粉笔在地上写,写得非常认真。有人问他,明明可以乞讨,为什么还要卖字?流浪者反问道,我会写字,为什么还要乞讨?在一旁观看的叶根友听后若有所悟:书法是自己的天赋,反而一个劲儿地外求,这不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吗?从此下定决心,苦练书法,除了学别人的字,还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各种字体。

  2007年,叶根友请人把自己写的字体发布到网上,发现很受欢迎。后来他自学了软件技术,开了工作室,到现在一共发布了95套字体。

  昨天叶根友给我展示了他95套字体的个人下载量,最多的一种字体,叫叶根友刀锋黑草,下载将近3万次。个人下载需要付费,下载他一套字体,一般6-9元。38套字体打包下载,40元。

  叶根友为儿子处理字体导入软件。叶根友说,靠着创作和经营字体,他在杭州买了房买了车,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过上了以往干苦力时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叶根友说他这么多年,一直想出一套真正意义上的小孩子字体,虽然自己也曾刻意模仿小孩子的笔法和感觉写字,比如叶根友童体、叶根友小京楷字体等,但都是大人模仿的孩童风格,效果始终不尽如人意。

  于是,儿子放弃了这个暑假,整整两个月时间,每天写五六张,每张一百多字,粗笔细笔各一套,共计13526个字,对一个9岁孩子,不得不说是一项浩大工程,写到两千多字的时候,儿子差点坚持不下去,同学来找他玩,他苦着脸说我还要写字……为鼓励儿子,叶根友用了物质精神双重手段,物质奖励是许诺说,“写完了老爸带你去北京和西安好好玩一趟”。精神方面鼓励是“这套字写完,是可以永久流传下去的,哪怕一百年以后,只要有电脑在,人家就可以看到你写的字。”

  字写出来,还要经过一系列程序,才能上网开发应用。以叶利航的手写字体为例。

  先把字稿写在白纸上。拍照、扫描,上传电脑。用专业修图软件处理成白底黑字。处理好的字再导入一个软件,一个字一个字用鼠标拉过去。再次调整字体,然后命名、保存,字体就安装到了电脑上。

  叶根友笑了,哪有这么简单!一套字体弄好,要花一两个月,这期间你得专心致志,干不了别的事情,否则时间会很长。

  造的字要有市场,一要有特色,以前市面上没有过的,二要成体系,从第一个字开始,字体风格要完全跟上,不能拼凑将就。

  9月16日,四川乐山,陈攻科的父亲正在使用自动洗头机。38岁的乐山井研男子陈攻科在16年时间里,“玩”坏了18个头盔,终于发明出了立式全自动按摩洗头机,并获得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洗头机系一个铁架子顶部挂着摩托车头盔,旁边摆着两个塑料水箱,还有一块控制面板……陈攻科的父亲陈述明带上防水围脖,坐在椅子上,轻轻按下一个按钮,摩托车头盔自动下降罩在他头上,他再次按下按钮,摩托车头盔便在他头上摆动按摩起来。

  这两天,一则消息在微信圈里刷爆:国家将对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加征个税,并称未来个税改革将“分三步走”,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信息的传播者自作主张,将高收入者定义为年收入12万以上,把‘税收调节’变成了‘加税’,这样一来意思就全拧了。[详细]

  最近,南方报业“培养南方名记、打造主流网红”的消息,引起关注。在南方日报创刊67周年前夕,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宣布正式启动“南方名记培育工程”,培养一批具有新媒体采编运营能力的全媒型专家型生力军,打造新媒体时代的主流媒体“网红”。[详细]

  河北省邢台市消防支队平安路特勤中队的李宝刚是一名“80后”消防警官,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他选择在最熟悉的消防警营里与妻子拍摄了一组特殊的婚纱照。在现场,李宝刚身穿抢险救援服、口衔玫瑰花“从天而降”,大声向身着洁白婚纱的妻子求婚,妻子流下了感动的眼泪并...[详细]

  通过查询邮寄单号,谢先生发现他寄给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举报函在9月20日11时由寄送目的地收发室签收。记者为此向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求证,该局法制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9月23日收到这封投诉举报函后,因为形成了网络舆情,...[详细]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10月23日报道,尽管自2014年3月以来,欧盟一直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德国企业对俄投资兴致似乎并未受到影响,2016年德国企业对俄罗斯的投资近乎增加了一倍。[详细]

  中巴两国员工在尼鲁姆—杰卢姆水电工程大坝主体施工现场开展作业。本报记者徐 伟摄两国工程参建员工代表与到场嘉宾庆祝隧洞贯通。该工程项目由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集团)和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组成的联合体负责建设,葛洲坝集团第三...[详细]

 
产品搜索:
最新产品
联系方式